「我是夏天的小孩

夏天 是我的燦爛期

秋天 是我成長、沉澱的時機

冬天 是我的充電時間

春天 是我蓄勢待發的時候

 

誰規定四季一定是『春夏秋冬』?

我的四季是『夏秋冬春』!」

 

 

在這個過去一年來不斷盼望的城市和校園裡,已經生活快滿一個月了。夏天已經結束,秋天的溫度冷卻了上個季節的狂燥,讓我的腦袋稍微靜下來,試著用平和的眼神看待新生活裡發生的一切,然後默默把獲得的領悟學習起來。

 

這裡的一切,是否和我當初想的一樣?有些部分符合我的期望,但有些部分複雜的讓我重新思考應對的方式。

 

就課業上的學習來說,這幾週以來很多時候都讓我想放聲大喊「我讀書讀的好快樂!」終於等到可以學習自己所愛的階段,之前在教育體制下掙扎了好些年的我,試著用最大的努力去珍惜這一切。

 

這樣的幸運不是每個人都有,看著部分同學在課堂上的不開心或不適應,我慶幸自己能過著想要的學習生活,也許有些課程的狀況不是讓人很滿意,但我試著在不可改變的情形裡,努力找出可以學習的東西。

 

我是來這裡找夢想的,做了好多努力,心痛了好多次,好不容易才走到這一步。也許還沒有辦法明確的說出四年後要成為哪方面專業的人才,但我正慢慢嘗試中,找尋任何的可能性。不希望讓愛我的人失望,更不希望辜負十七歲那年對未來的期待,這條路繼續走下去會帶我到哪裡?I don’t know …就是喜歡需要冒險的未來。

 

我只想做好該做的事且有時間做想做的事,同時學著放慢速度享受當下的生活。

 

交友方面,沒有任何的衝突發生,但我做了些檢討和思考。

看來,去London那些日子,我學到了用不同角度看事情,卻忽略同樣重要的事,也就是用不同的角度看人這件事。

 

過去某些經驗,不知不覺變成了一種對別人的成見,讓我剛開始近入新環境、接觸新一群人時覺得不自在,在校園裡,我已經獨來獨往太久。

 

當想達成的目標和校園生活已經是息息相關、互相結合的世界,我必需和這個我所選擇與存在的世界,有個和協的關係,才能得到我要的快樂。

 

如果我對別人有成見,也許別人也會對我有成見。既然成見會造成生活上的不自在,那我寧願對別人成見少一點。我仍有自己的原則,只是讓我自己更快樂些。

 

一個人好不好,不是一群人討論或批評就可以得到答案。

一個人好不好,自己去觀察或相處,用心點就可以知道,不用跟著別人的想法去認定一個人。

 

我希望能用更寬容開闊的思考方式對待別人,同時不失去自己原本的顏色。

 

在校園裡,六年前的我,八面玲瓏、面面俱到,卻沒了自我;三年前的我,「忙」有時是種藉口,太遠離人群。兩種處理人際關係的方式都經歷過後,其中的得失自己再清楚不過,所以我明白無法再以其中一種方式處理大學裡的人際關係。

 

一轉眼,六年來居然已經度過了兩個差異性極大的階段,從中得到了什麼、學了些什麼,我想是該在這個我所選則的大學生活裡,好好融合和開創…一切需要重新開始。

 

現在的我,希望自己是個溫暖的人,不管是溫暖我自己或別人,因為這個世界,有時候…冷的可以。

 

也希望有能力露出乾淨且舒服的微笑,如果做了最大的努力,仍遇不到同類,至少繼續快樂的做自己…I will try my best.

 

 

蘇菲亞的願望
作詞:陳忠義 作曲:陳忠義


Sophia離開了她的家 為了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揮別了 深愛她的爹娘 

還有從小看她長大 巷子口雜貨店的張媽媽

Sophia她不太會說話 對這世界總有些奇怪想法
雖然說 沒有人了解她 

也許夢想中的城市 會有她的舞台綻放光芒

原諒她 只有這一個願望 就像每一個孩子一樣
很難嗎 還要付出什麼代價 上帝才能夠成全她

她沉重的行囊 裝著小小願望 陪著她 這一路闖蕩
 也許掙扎 也許害怕 無所謂吧 下一步是天堂

這閃亮的城市 卻看不見星光 忽然她 眼淚就落下
 世界太小 夢想太大 難道人生是殘酷的笑話

Sophia剪掉了長頭髮 單純臉頰畫上了鮮豔的粧
雖然她 不認識那個她 

她卻不斷說服自己 這樣的情況還不算太差

他們說 實現夢想的籌碼 就是輸掉一點點自己
但是她 看著鏡子裡面的她 懷疑這是她要的嗎

 

她沉重的行囊 裝著小小願望 陪著她 這一路闖蕩
 也許掙扎 也許害怕 無所謂吧 下一步是天堂

這閃亮的城市 卻看不見星光 忽然她 眼淚就落下
世界再小 夢想再大 人生不會是殘酷的笑話
 
你或許聽說過她 Sophia
或其實你也是她 給她一點安慰吧

 
她沉重的行囊 裝著小小願望 陪著她 這一路闖蕩
世界再小 夢想再大 唯一不變的是她 Sophia 

  
創作者介紹

蘇姍與貓

Sus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