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堂課的作業是素描面具,老師說,面具臉上的花樣讓我們自由設計,可以展現自我的內心世界,算是戲劇治療一個相關的主題。

我發現雖然班上都不是美術專科的人,但是每個人畫出來的風格都有很大的差別,很有趣。有些人的畫總是乾乾淨淨,不像我總是下筆很重。

我畫的面具非常的花俏,有柔和的線條、尖銳的線條、半邊的花朵。最重要的是右下臉頰上的裂痕,少了這些裂痕,這個面具就一點都不真實也不美了…誰的心沒有受傷修補過的痕跡呢?

在「夜宴」這部電影裡,太子無鸞和娩后一場對手戲中,印象中對話大概是這樣子的~

把心情寄託於戲劇的太子無鸞說:「一個好的演員,要能就算戴著面具,都能賦予面具生命,傳達內心真切的喜怒哀樂。」

婉后:「你錯了,一個真正厲害的演員,是要把自己的臉變成了張面具!」

我覺得他們兩個人都是可悲的,如果不能直接在臉上表現出自己的內心,那上天為何賜予我們五官?能夠想笑的時候就笑,想哭的時候就哭,心裡有什麼感覺就直接展現在臉上不用壓抑,是幸福的,也需要勇氣和誠實。
創作者介紹

蘇姍與貓・SUSAN AND CATS

Sus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