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時老師曾經問過全班同學,若哪一天因意外失去了某一樣感官,最不願意失去的感官是哪一樣?我選擇的是聽覺,因為我喜歡音樂。

上學期某一堂通識課,我擔任一位聽障生的學伴,感受很複雜,他失去了我最不願意失去的東西。起先怕自己做不好、跟對方無法溝通,後來發現其實沒有那麼難,需要其實是耐心,還有快速手寫的能力,因為我要把老師上課的內容轉寫再紙上給他看,雖然這樣一來,我整學期從來沒有好好的上過一次課,沒辦法跟老師互動,而且下課時會有疲累感,但是這真的是一次很特別的與人互動的經驗。

他只有聽力有問題,能正常說話,只是因為無法從聲音正確判斷周圍環境的狀況,所以很難拿捏說話的大小聲。上課時我們都是以紙筆溝通,下課時,就是他“看“我說話,我聽他說話。一陣子後他開始會聊起失去聽力對他的影響,還有這些年來他如何克服,包括去上說話訓練班等等,之後也給了我他的Blog。

其實我感動的是,就算是因為聽障而讓他必須如此專心的用微弱的聽力聽我的聲音、看我的嘴型來理解我想表達的一切,但那份「專注」我真的很少在一般正常人身上體會到。他是真的很用心的在傾聽我說的每一句話,一般正常人總是太忙了,忙到沒有時間好好聽別人說話。我從來沒想到,有一天是一個聽不見的人,最用心聽我說話。

而且他還跳Breaking呢!曾練過舞的我,知道聽不見音樂對一個舞者來說是一件多痛苦多困難的事。人好像都這樣,越想做什麼事,上天就越會在那一塊奪走你需要的東西,就像我想做的事情,需要的是正常的身高,上天也給了我這份阻礙。

很多時候,正常,其實就已經是一種幸福了。

創作者介紹

蘇姍與貓・SUSAN AND CATS

Sus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