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Susan,畢業於台灣藝術大學戲劇系,曾經是表演者與文字工作者、部落客,因為生命中的第一隻貓當了天使,因此踏上了成為動物溝通師的旅程。 //在這裡,聊貓、聊愛、聊動物溝通、聊我自己、聊政治、聊公民運動。

DSC02294.jpg

前陣子,一月底時去陪考,陪弟弟去考高中升大學的學測,二月中,又陪弟弟去考全台灣體育生的基本術科考試,這兩次下來,讓我感觸良多。

 

弟弟和我都不是一般的考生,雖然我讀得是普通的高中,但我其實沒有很認真讀書,都在忙表演相關的社團、外務,最後考上了藝術大學。弟弟則是體育班的學生,項目是軟式網球。我常常跟大家開玩笑說,我們家兩個小孩都「不務正業」,我們的爸媽非常偉大的接受我們各自的生涯選擇。

 

國中時的我每次的成績都是班上前五名,但是我非常痛苦,覺得為什麼只有成績才能認定一個人的好壞,好險當時讀的是標榜常態教學不能力分班的國中,所以我的家政課、美術課、音樂課、實驗課,都正常的上課,留下了許多難忘的回憶,至今我還記得實驗課我曾搞得烏龍,以及班上一些成績不是很好的同學卻在家政課煮出美食。

 

到高中之後,我決定不再忍受,決心要做我自己喜歡做的事,我從生高中的暑假就開始去學習相關的才藝,花了很多心思,課業幾乎放著不管,以至於第一次段考我考了到數得名次。雖然對於段考成績有點心虛與愧疚,但是我很快樂,苦的是我的父母,他們跟本不曉得女兒出了什麼問題,一下子就要接受這樣的變化。

 

後來經過了一兩年的磨合,家人才終於了解我、接納我雖然成績不再像從前一樣好,但是我在其他方面很努力、也有一翻成績,知道我並不是不優秀,而是我優秀的地方不是主流認定的價值,我也不想在主流的價值觀裡發光發熱,那不是我想要的,我不快樂。

 

我一直記得高中時,爸媽分別看了我不同場歌唱演出後的反應,我想他們很欣慰,終於也可以理解我不是虛榮的貪圖於掌聲,而是,站在舞台上表演或是忙相關的幕後,才是我真正喜歡做的事,這樣讓我有活著的感覺。

 

高三那一年,我不得不面對大學考試,那一年內我放棄了我所有在學習的才藝,專心讀書。那種感覺非常恐怖,有點像你把身上色彩繽紛的衣服脫下來換成黑白囚衣,一步步走到牢籠裡把自己困起來的自殺行為。雖然好險因為我國中的基礎很好,所以除了數學與自然之後,其他社會、英文、國文都考了頂標,最後也以個人申請的方式考上了想讀的藝術大學,但那一年的痛苦幾乎讓我的心死了一次,真是一次夢想自殺的行為,很多東西,你一年不碰,就再也沒有辦法找回來當初的感覺。

 

後來到了藝術大學,雖然四年來不斷的被問到,這個學校、這個系出來能做什麼?尤其是我現在快畢業了,更是被這個問題追著跑,但我想說「干卿底事」!這條路我沒有後悔,以後窮了不靠你養,賺了也不會分你,所以...干卿底事!

 

他們不知道,我好不容易走出了牢籠,自在快樂的生活著,一輩子要用盡一切力量,不要再走回那個牢籠裡,工作之後,又是另一種的升官牢籠、薪水牢籠、成就牢籠,我不要。

 

我本來以為,這些年來,年輕學子的痛苦可以少一些,但是因為弟弟的關習,我觀察到,其實,不止沒有更好,有些部份來說還是更遭的,就算有進步,其實也非常的緩慢。

 

弟弟不是普通班的學生,跟我比起來,他又是這個升學主義裡邊緣又邊緣的一群人了。

我記得我問過他,為什麼會在小學二年級時去考體育班?

他說:「因為看到學長在雨中打球的樣子.....很帥!

我聽了哈哈大笑。他大概不知道,當初這個可愛的理由,居然會改變了他人生十年的方向,

從八歲到十八歲,他已經打了十年的軟網了,也許成績不是很好,也有須多挫折,但至少身體健康。

現在和他同班的同學,項目分為棒球、軟網,也幾乎都是從小打球到大的孩子。

 

這些讀體育的孩子,往往被認為不愛讀書、頭腦不靈光、只有四肢發達,但是,會有這樣的認知,是因為這個社會用主流的價值去評斷他們,他們打球打得好,認真的練球,難道就不優秀嗎?

 

這次去陪弟弟考學測時,觀察到的狀況,我真的很替這些孩子感到難過。全部只有我一個家屬去陪考,學校沒有派老師駐守考場,甚至是休息室,都是我去問到了,這些孩子才知道有休息室,不像那些前幾志願的高中,一進入考場就有專屬的好幾間光亮通風的休息室,弟弟學校的休息室,被分到最裡面陰暗的教室。

 

弟弟算是這群人裡有在讀書的一兩個其中之一,但也是緊張不已,要面對另一個價值觀殘忍的評斷,用分數去決定他們有沒有資格讀到學校。這些大男生們,雖然休息的時候個個嘴炮,講的一副不在乎的樣子,還在開玩笑說,乾脆等下考滿一小時,大家打個暗號集體起來交卷離開教室嚇嚇老師好了,或是討論說,誰睡死了、剛剛偷看的是哪一個學校的。但是,等到隔天一早答案公佈在報紙上時,他們比誰都更關心,每一個都拿來對一下自己是不是能再多拿一些分數。

 

我明白,他們的嬉鬧只是為了掩飾自己的挫折感與無用感。

 

我真的覺得很難過,為什麼,這個教育制度要讓這群孩子受到如此大的否定感呢?讓他們處在一個不適合自己的一個戰場裡,去覺得自己好爛、好沒用!這是多麼殘忍的一個行為阿!

 

相較於學測考試,第二次的陪考就是完全不同的狀況,這次是這些孩子的老本行,體育術科考試!那兩天弟弟來我這住,我也奉爸媽之命要照顧他、帶他到考場等等。這次考試的地點是板橋市立第一體育場與對面的海山高中,我一進去體育場裡,就被現場的陽剛味嚇到了,身邊全是高了我好幾個頭、漢草很好的小男生們,這大概是辛苦陪考的唯一犒賞吧,讓姊姊的眼睛吃冰淇淋,哈哈

 

由於全國高三練體育的學生都要來參加這場考試,所以場面非常壯觀、人很多,讀大學後我已經很少看到這樣的場面了。每個孩子看起來都非常有精神有活力,都希望等下測驗能夠有好成績,我看著這些孩子們覺得,這樣才是他們的舞台呀!他們的價值存在於每一個步伐、每一次練習、每一次揮拍、每一次的投球、揮棒、每一次的汗水、與各種不同的運動傷害裡。

 

我心底真的為這群孩子感到高興,這才是他們真正的戰場呀!

 

這兩次的陪考,讓我觀察到這群被主流價值歸類為邊緣的孩子,在面對不同的考場時,兩種天差地別的面對態度,前者的學科,他們是放棄的、擺爛的、自我價值低落的,後者的體育術科考試,他們是積極的、有自信的、願意去努力的正向情緒。我覺得政府應該努力再改善教育制度,不要讓這些領域的孩子,再次處於覺得自己很沒用、很爛的窘境裡,他們本來就不適合那套價值,我覺得甚至為非普通科的學生訂定不同的考題,或是學科成績只做參考,都比讓他們一起考跟普通班一樣的考試制度還好個千百輩。為什麼教育制度要讓這些孩子自我價值低落呢?他們不過就是專長不在讀書,體育一把罩呀!學測榜首最好是可以跑贏他們任何一個人啦!

 

最近有一則新聞,是說在奧林匹雅競賽中獲得佳績的同學們在馬總統接見時,當馬總統談到學生理論很強但實務較弱,應該五育並重,結果就有幾位同學跳出來吐漕總統,說,學校的體育、美術、音樂都被拿來上主科的課程,哪來的五育並重。若要做實驗,學校設備不足、老師也不太想做實驗....。我覺得吐漕馬英九的學生超有Guts!要是我也會做一樣的事,比起學生,馬總統真是好傻好天真,他以為台灣的教育制度很完美了嗎?

 

總之,希望每個年輕學子都可以在這樣不完美的教育制度裡,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開闢另一個天地,能往自己真正的夢想前近!不要害怕被主流價值給否定!

 

延伸閱讀:

 

1.看看有Guts的學生吧!


2.我以前寫的【給教育部長的一封信】


3.【奇蹟的夏天】台灣足球孩子的紀錄片

Sus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erggg2
  • 呼..這話題有點沈重
  • 恩,是阿,但是不吐不快!!!

    Susan 於 2009/03/12 19:00 回覆

  • ascorpio1979
  • 國中時當首波教改小白鼠
    當時曾天真的以為
    以後的孩子功課壓力會越來越小
    只見上頭總被"理想"矇蔽雙眼,看不見基層的實際面
    教改十幾年,越改越沉重、越改越複雜
  • 對阿,好顯我這一批不是建構式數學

    我覺得真正的所謂學者常常想的太美好

    忘了從最根本開始改變起

    讓更多孩子為了這種美好的假象

    變得比以前更辛苦!

    Susan 於 2009/03/13 22:43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