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電視新聞,發現輿論一面倒,乾脆關掉電視,免得心情不好。

 

 

10003345_10152044269777688_6922028197127980161_n.jpg  

昨天我6:00就準時在中正一分局「路過」。
我看到人群時非常興奮與驚訝,這次是網路自發性的發起,沒有主揪,沒有負責的團體、單位或是人,可是仍然那麼多人站出來,才六點就滿到路上來,真的是讓人振奮阿!

那麼短的時間內,現場已經廣泛傳閱此次抗議警方處理集會違憲的文宣,還有抗議的文宣,這次來路過的人,全都是有些經驗、有準備的,自動自發的做好自己可以付出的事情。

然後我看到一個人,他拿著麥克風,旁邊有人拿著小音箱,我也很驚訝,太專業了!這只不過是早上九點多一篇在PTT的號招文章,短短幾個小時,什麼都有了。 那個人是洪崇晏,雖然我不認識他,但是他很努力的在做場控,其實沒有他,真不知道活動後來會變什麼樣?群眾需要有人帶領,不然會失控。雖然他很努力,但是 音響還是太小聲,所以其實很多人聽不清楚他講什麼,雖然現場人很多,圍了一圈又一圈,但只有內圈的幾排可以馬上知道最靠近警局的那區發生什麼事,外圍的很 難聽到聲音。

這場臨時的路過活動,非常艱難,沒辦法有大型音響,沒辦法有組織,有的是1500~2000人堅定的心,我跟著大家喊著口號、訴求,然後到高點的餐廳拍下 照片,接著到附近晃晃,我看到越來越多人加入我們,看到民眾自發性的把車道擋下、引導車輛,然後看到警察慢慢地在集結。

可是我不怕,我覺得很放心,我相信大家,我相信這些人已經徹底的清醒,能在短時間內有這樣規模的路過,是太陽花種子的第一場出關,關心社會,不止服貿,只 要政府有任何一點違法,這快兩千人可以隨時聚集起來給政府壓力!我知道人會越聚越多,我知道我們會贏,所以我很放心的在八點多照原定計劃去吃飯。

然後十一點多吃完飯,我再回到中正一分局,大家已經開始散了。警局已經跟我剛剛看到的不一樣了,貼滿了標語、還有噴漆,我覺得這樣很好,抗爭太和平、太乖,是不可能引起注意,也不可能有效果。

然後我今早看新聞,新聞只圍繞在我們包圍警局,然後誤解放大「暗殺」的字句,洪崇宴是跟方仰寧說「如果後來蔡教授拿回路權的話,你就要道歉下台,如果沒有 的話,你真的要很小心了,你會害馬政府滅亡,你會害你自己被暗殺」,他沒有說「小心被我(們)暗殺」,這差很多,好嗎?

然後還有假新聞,說記者撕標語然後被毆打,根本沒有這件事,有的只有記者撕標語,但是現場民眾跳出來調解和平落幕!攝影機拍到的畫面著重在衝突的細節,可是現場外圍很大一圈明明就很和平,電視看覺得衝突好像很激烈,但是在現場明明就還好!

我想說的是,支持服貿的人,與反服貿的人,請記得「不要相信媒體」。
不要因為自己不在現場,而覺得這次的活動太超過了~
我覺得一點都不超過!我覺得剛剛好!
這次的活動正好讓政府明白,我們有短時間動員抗爭的能力,在沒有黑島青號招的情況下,這些人,可以也願意馬上站出來。
至於方仰寧,很多人說他是棋子很可憐不要錯怪他,我不覺得,你若甘於成為棋子,你就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你若選擇幫著政府欺負人民,就不要怪別人無法諒解你。

有人說,難道沒有更好的方式?難道不能釋憲?
對不起,我們已經無法再忍耐,也不相信政府。
這方式也許不是最好,無法獲得最多的社會支持,但是是最有效的方式。
如果這個晚上我們不站出來,就表示我們可以接受政府違法違憲。

從太陽花到這次的中正一分局路過,
我很心痛也無力的發現,這個社會,真的對政府很寬容。
所有的過程中,以下(人民)犯上(政府)的錯誤一一被放大檢視。
而所有以上(政府)犯下(人民)的錯誤一一被忽略不談。
所有人民的失控,被視為罪大惡極,
所有政府的暴行與違法,就好像沒發生過一樣。

這個政府讓我們很忙,
不是只有反服貿才要抗爭!

就算輿論如此,我仍然不害怕,我仍然深信,
違法的政府,終究會垮!我會讓他垮!
叫我暴民?沒有關係!

延伸閱讀:

*為什麼要路過中正一分局?
http://www.slideshare.net/ssuser36f32b/ss-33433921

*集遊「黑名單」 違法又違憲:
http://www.ptt.cc/bbs/Gossiping/M.1397220915.A.A8A.html

 

*關於411路過行動的12個常見問題: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6ZxAp9cm7Yob1cwWDRKOE1PcE0/edit?usp=sharing

*撕標語記者現場事實影音重現:
http://youtu.be/THiSKQZAUAk

 

 

 

 -----------

 喜歡Susan寫的文章,就一起來臉書裡聊天吧! 

 

 

Sus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