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Susan,畢業於台灣藝術大學戲劇系,曾經是表演者與文字工作者、部落客,因為生命中的第一隻貓當了天使,因此踏上了成為動物溝通師的旅程。 //在這裡,聊貓、聊愛、聊動物溝通、聊我自己、聊政治、聊公民運動。

蔡名修攝影.jpg  

參加學運到現在,我總算變成了一個戰鬥者。

 

 

(照片:蔡名修攝影)

 


那是一種忍無可忍,只能用身體做反抗的一種心理狀態,
無論做些什麼,我就是想要癱瘓這個爛政府。

昨晚知道一定會被驅離,但是我還是選擇繼續留下來,和所有人一起面對。
我在最前面第二排,戴著朋友火速送來的安全帽、穿著雨衣,和身旁的人喊著口號手勾手,準備面對我這輩子第一次要跟警察正面交鋒。

幹,我怕死了!真的!我那麼小隻不到150cm的兒童體型,我真的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能不能平安,可是我真的不想離開,我不想!

我看著警察陣線一步步逼近,警方一開始就直接先用水車往我們身上噴,想要擾亂我們的隊形,分散團結在一起的人民,水一噴來,我們就要馬上轉身背對,然後再馬上轉身坐直、勾手。

看著第一排的人一一被拉起,聽到尖叫、大吼的聲音,然後,就要輪到我了,就要輪到我了,那一刻我終於瞭解動物面對要被宰殺的那一刻是什麼感覺,你什麼都不能做,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只能祈禱,如果會痛苦的話,可不可以發生的快一點。

好險因為我在最剛開始驅離的前線,這時警察的情緒、體力都還在可以控制的範圍裡,也可能警察看我真的很小,完全沒有威脅性,所以他們只是很大力的把我的手 弄開,我撐到沒辦法撐,然後就把手放開,放軟身體,我都不知道是怎麼被拉起來,他們力氣好大,接著他要我們自己走,旁邊有夥伴癱軟在地上,我們一群人護著 他到旁邊坐下休息,然後我看了看狀況,再衡量一次自己的體力,看旁邊還沒被封鎖起來,我.....又跑回去坐下躺下!我就是要讓警察很麻煩,拖他們的時 間!....

第二次躺下,更有心理準備,可是心裡會越來越害怕,因為警方攻擊的強度漸漸變強了,水車反覆的沖我們,我們就這樣背對趴下、轉身躺下來來回回了好幾次,背 對趴下時我感覺到水柱在我的身上、安全帽上掃射,我聽見自己在安全帽裡哭喊的聲音,那樣的恐懼真的非常真實,恐懼自己不知道將會被水柱造成什麼樣傷害。然 後,又是被大力的扯開雙手,被用力的拉起.....這一次,我已經沒有力氣回去了,手臂很痛,沒辦法再勾住自己的手。我爬到旁邊的地上坐下休息,看著夥伴 們又一個個被拉起,看著水車無情噴灑,可是什麼都不能做。

休息一下過後,我又開始走進靠近衝突的區域,這時候發現有一些人手牽著手站在馬路上,他們在大喊著『帳篷裡面有小孩!帳篷裡面有小孩!』....我沒有辦 法克制自己,又跑去加入他們的行列,我們一直大喊著後方有小孩,可是警方完全沒有停止前進,那一刻的感覺是如果小孩在後面,警察還是一樣用水柱沖小孩的 話,那死掉也沒有關係了,我不想活在這樣的國家。到最後衝突區離我越來越近,我戴著安全帽被推擠,前面往後面推,後面往前面衝,我夾在中間,真的覺得快死 掉了,要被擠爛了,因為安全帽的關係我的頭、肩膀被推擠得更加緊繃,我找到空隙快點把安全帽拿下來,可是還是出不去,而且越來越擠,好險旁邊有男生發現 我,他們替我撐住了一些外面推擠的力量,讓我有空間,不然真的好可怕!…後來我好不容易找到縫隙,衝出推擠區域,這時我明白我已經不能回去了,接下來的戰 場不是我這樣體型可以承受的。

之後我就和朋友一起跟著衝突區域漸漸退到中山南路附近,天亮了,我們收到消息說要回頭到忠孝西路館前路再封一次,於是我和朋友又從中山南那走小巷什麼地躲 過警察跑到忠孝西館前路口那一帶(中間有跑去吉野家休息一下),但是沒有看到太多群眾聚集,但看到昨天在帳篷裡的小孩都平安地聚集在那邊,安心不少。

這時中山南那邊的大家仍然在堅守著,我們看著一堆穿著盔甲的鎮暴警察與人民發生了一些狀況,他們一路從中山南那邊跑過來館前路口,然後又一路追跑回中山南路,這中間我看到鎮暴警察用警棍硬去卡別人的脖子。然後我們跟隨著那群人又回到了中山南(超累...)

回到中山南後我們站在人行道上觀察狀況,可是警察連人行道都不讓我們站,要我們再繼續退回凱道方向,我很不爽,拉著路邊的欄杆不想走,警察很大力的推我要 我走~但我死不走,我為什麼要走?我站在人行道上阿!!!!結果警察又叫三個女警把我架走,(只有白天才會叫女警,晚上誰理你,晚上拉我的警察都男的), 我選擇身體放軟不合作,他們就架起我得腋下拖著我的腳要我離開,所以我的膝蓋因此有些擦傷,最後他們看我躺下不起來,女警就說:「那就讓你躺著好了」,然 後把我放下丟包,然後我又馬上爬起來跑到另一個人行道的區域,這時候有警方人員說:「好啦好啦,回去了啦」,我說我不要,他說可是他想回去呀~....我 說:「誰理你。」,然後抱住路燈,另一個警方人員就惡狠狠地看著我說「你最好抱緊一點」…

接著我繼續在人行道上觀看衝突區裡面的狀況,真的好可怕..水柱像是在玩水槍一樣一直噴一直噴,看到溼透的人不斷地被抬出來,有幾個男生被抬到警備車那, 但躺著不上去,然後又被抬出來,有個男生被抬出來後全身溼透,一直發抖,大家連忙一起照顧他,把他濕的上衣脫掉擰乾、讓他穿上雨衣保暖、給他補充水分,然 後讓他靜一下,這時候我看到他開始大哭了起來,我就快點去抱住他、安慰他,然後把我的圍巾給他圍著保暖,我懂有多可怕,他大哭完全合理!

最後我們一路一直退回凱道,中間又有發生零星的衝突,我真的覺得方仰寧好噁心,只要天亮了,大家看得見的時間,他都會講一些好溫馨關懷的話,但我真的聽了快吐了。回到凱道後,我去拿水、食物、毯子,放鬆了一下覺得全身痠痛,吃完東西我就回家休息了。

回到家後躺上床覺得安全了,不知道為什麼我眼淚一直流一直流,然後昏沈沈的睡去,之後洗澡時,我發現身上還有許多拉扯時留下的紅印,可見當時的力道真的都很大,真的很慶幸自己經過了這一夜是平安的。

這輩子第一次被驅離,真的很震撼,可是你問我還要不要再回去,我要!

這次的經驗讓我知道以自己的體型,在衝突發生時,極限在哪、要怎麼保護自己的安全。
如果有像我一樣瘦小的人,其實我們沒有本錢撐到最後的硬碰硬衝突,所以我認為我們可以做的就是在最前面拖延時間,應該要一直不斷地躺下、被拉起、跑回去、 再被拉起,直到完全沒有力氣或是無法回去的時候。我一開始也覺得前線很危險,但後來我覺得越後面越危險,前面一開始驅離,警方還有耐性,還可以控制自己的 情緒、下手的力道,水車攻擊距離還比較長,減少水柱力道,可是到最後時警方累了,失去理智開始下手會更重,水車變成近距離攻擊,殺傷力很強。

再來就是穿著盔甲的鎮暴警察在這次收斂很多,因為地形開放,媒體不能完全的驅趕,大家也知道他們有可能施暴,所以一直拿著可以攝影的工具對著他們,加上這次鎮暴警察身旁有一個白衣人一直在控制鎮暴警察的情緒,每當警察開始揮棍打人時,白衣人就會上前控制狀況。

接下來我會去買安全帽、護肘、護膝,為下一次可能的衝突做好準備。
被水柱沖時,安全帽很好用,但推擠時盡量不要戴安全帽,因為驅離時有警察直接拔安全帽,造成民眾下巴勒痕。

 

10269506_10152342175761348_7185992716774835980_n  

以上就是這次鎮暴經驗的心情與分享,不知不覺就像打流水賬一樣,讓我發洩一下吧....

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勇敢,繼續堅持下去,好嗎?

  

 

 

 

 -----------

 喜歡Susan寫的文章,就一起來臉書裡聊天吧! 

 

Sus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Jean
  • 我们这里也一样的状况啊!我记得那次我们为公平干净竞选而游行,什么都没做却突然被警方抛掷催泪弹,然后人群就开始乱了,然后再来射水各种各样。
  • 我記得,當時你們也發起了FB黑頭像的運動是嗎?
    民主這條路,真的得來不易,
    希望我們各自的國家,都可以變得更好!......

    Susan 於 2014/05/22 22:58 回覆

  • Marianne
  • 現在才看到這一篇,
    雖然慢了一點,但還是很誠懇的說「謝謝你們!」
  • 謝謝你~
    我們一起繼續加油,
    第二次臨時會進行中!

    Susan 於 2014/07/31 23: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