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7050

在經歷第一個月強烈悲傷的衝擊後,第二個月開始,有許多情緒漸漸浮現,那是複雜又讓人喘不過氣的心情,恐懼、遺憾、自責的感受交織成一個繭,密密的包住了我們的心,我們需要慢慢的面對與走過,最後才可能破繭而出。

 

對比第一個月較單純的悲傷情緒,這時候混合著自責、恐懼、遺憾、後悔的狀態,常常讓人覺得自己是不是在失控的邊緣,感覺自己好像快撐不下去了。在這多種情緒交疊作用的階段,我們仍然需要持續誠實的面對自己的內心狀態,別害怕這樣的自己,請相信自己能夠走過這些情緒,覺得承受不住時,請尋求必要的專業協助,預約心理諮商,以開放的心,接納各種能幫助自己的可能性。

 

以下是在我這個混亂階段面對不同類型的情緒時,摸索出的思考方向,希望可以協助你好過一些:

 

溫柔的反省:

自責與反省,是不太一樣的。

有些反省,是有用且必須的,從今以後我就知道:

 

1、觀察貓咪身體狀況應該更全面,不應只把焦點放在常見的腎臟疾病,不容易發現的心血管疾病也是必須定期檢查關注的重點,因為貓咪心臟有狀況通常出現症狀時,都已是相當危急的時刻。

 

*再分享一次!

貓血栓症候群心臟疾病資訊: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10151990451392686/

 

2、若要帶貓咪離開原來居住地久住一週以上,一定要先查詢好周遭動物急診、一般就診的動物醫院,以便有突發狀況時,能即時反應,爭取救援時間。

如果我是帶貓咪到陌生的地方住兩個月,我一定會這麼做,但這次我是帶貓咪回台中家中住兩個月,因為是住家裡,我反而鬆懈了!但我其實並不知道我台中家附近有哪些動物醫院有急診!所以事發當時其實非常慌張。

3、找尋固定的、可信任的動物家庭醫生,長期的關注毛孩子的狀況。

雖然我已經養貓七年了,但因為我在台北租屋處變了兩、三次,每一次其實都必須在當地重新尋找可信任的醫生,加上我的貓一直以來都沒有什麼大病痛,所以我並沒有固定長期給一個醫生看診,大概1~2年就會更換一個醫生,雖然是分散風險,但也造成貓咪細微的變化,新的醫生也許沒有辦法馬上掌握到,所以Happy走後,我認真的為HaQu與小寶找到了一位我在各方面都可以信任、也可以溝通、價值觀相近的醫生,打算以後不管我在台北搬到哪裡,都會固定帶給這位醫生看。(當然還是需準備更多醫生的口袋名單,有時緊急狀況約不到診,還是要先帶去別的地方看診。)

 

4、搞懂不同身體檢查項目的能與不能。

在Happy離開以前,我給貓咪做的身體檢查,包含了血檢、X光、腎臟超音波,甚至Happy四月離開,在一月時,我還給Happy做過血檢、腎臟超音波,但當時只發現Happy腎指數有點偏高,醫生聽診Happy的心臟時,沒有聽見任何問題。

Happy走後我做了功課,才知道,原來貓咪的心血管相關疾病,是需要照「心臟超音波」(簡稱心超)才有可能提前發現的!但是心超費用昂貴,這樣精密的儀器,也不是每間動物醫院都有,所以我也很少在醫院的DM上看到推薦的健檢項目裡有心超,Happy離開後,我也馬上帶了HaQu去做了心臟超音波,以後打算半年~一年照一次長期觀察。

 

自責:如果我當時⋯⋯,是不是心愛的毛孩子就不會離開?

 

Happy離開後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忍不住去想,如果我當時有把某些事情做好,是不是Happy就不會死?我可以想出一萬種如果我怎樣怎樣,Happy就不會怎樣怎樣的造句。那時候常常有人跟我說:「真的不需要自責」,當時我總是在心裡大喊:「怎麼可能?」

而現在的我回頭看,放下自責,是一趟學習不去評斷自己的旅程。有些我們無法掌控的因素,那真非我們所能決定,而有些掌握在我們手中的因素,現在的我們應該充分理解與憐憫當時自己的不足與有限,我們可以試著同理與接納當時的自己的狀態,就不是現在這樣子,現在的自己已經完全不同。

現在的自己,在充實相關的能力與調整心理狀態後,每一秒都可以做新的選擇、打造新的未來。

當我們學會更接納自己、包容自己的過去,也正是動物們獻出自己的生命為我們換來的成長與蛻變。

 

 

 

恐懼:我好害怕再突然失去我心愛的人、事、物。

 

Happy離開後第一個階段的課題是悲傷,我花了很多時間盡情傷心,花了一個多月慢慢遠離悲傷的旋渦中,我本來以為,我的狀況應該好轉些了吧!但是第二個月開始,我發現我開始了第二個階段...「恐懼」。

因為害怕再失去HaQu,那段時間我把HaQu帶到醫院血檢、照X光、照心臟超音波、從膀光抽尿檢查⋯害的HaQu在醫院好緊張ㄧ直發抖,很對不起HaQu因為我的恐懼而受苦。

這是我第一次懦弱的感覺到害怕恐懼,領教過命運無常的捉弄,看著神之手把我的生活捏碎四分五裂,我好不容易把自己黏回來。我開始非常非常害怕會突然之間再失去HaQu。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自己是一個勇敢的人,為了理想就算把自己的生命放在危險的位置上也無所謂。但現在我明白我死了對我來說本來就不是最可怕的事,讓我崩潰的是沒有人為的因素,上天卻無預警的把我所愛從眼前奪走,而我無能為力,只能臣服,生命的一切停止轉動。

那種我再怎麼努力都無法阻止的無力感,孕育出了張牙舞爪的恐懼,開始啃食我的心、我的信心,這輩子第一次那麼膽小,怕怕怕怕怕怕死了....

直到我發現了這樣的恐懼帶給HaQu與身邊的人巨大的壓力(因為我會非常緊繃無法放鬆),我才意識到自己身處於恐懼的階段中,為了自己與我所愛,我要開始進行第二階段的療癒,我必須克服這樣的恐懼。

所以當時我逼著自己直視我的恐懼,看著看著,因為把自己抽離出來,以第三者的角度看著那些讓我害怕的事,不讓自己身處恐懼中,這麼做以後我好多了...我學到了:如果我害怕,我就將自己抽離出來,一直盯著我原本恐懼的事物看,然後調整呼吸,慢慢就不怕了。

 
看見恐懼,才能把握分離真正到來前的時間,去真實的活的快樂。

 

 

遺憾:從遺憾走到圓滿的那一天,會到來。

關於遺憾,我在Happy離開兩個多月時曾寫下:

 

遺憾不能陪伴Happy長一些時間,那就把愛跟食物分享出去餵養街貓吧。
遺憾沒有幫Happy做心臟超音波檢查,
那就帶HaQu去做吧。
遺憾突如期來的告別,
那之後就好好珍惜在HaQu身邊的每一天吧。
遺憾因為對緊急醫療行為的陌生,
而陰錯陽差提前了一些Happy走的時間,
那下次就知道什麼時候就別再強求了吧。
遺憾Happy火化出來時,沒能以自己最理想的方式被對待,
那就再換個自己喜歡的甕,再好好的尊重的看一看Happy吧。
遺憾Happy走的突然,來不及慢慢準備後事的慌張與六神無主,
那就再找個適合的方式與地方,好好的再慎重告別一次吧。
遺憾不能再為Happy做更多,那就用Happy給我的禮物去幫助更多生命吧。
遺憾我走過的痛是那麼的苦,那就用自己的例子告訴傷心的人:

如果我現在可以繼續往前走,那有朝一日他們也會往前踏出艱難的第一步吧。

遺憾當時如果可以如何如何⋯⋯

那就用接下來每一秒真實的改變,去面對接下來的人生吧。

從Happy走後,我做了許多從前不曾做過的決定,

每當我堅持了、執行了我想要的改變,我才覺得Happy的生命失去的有價值。
我一定要改變。

關於Happy我的遺憾好深好深,
我只能不停的做更多,每多做一點,我就覺得離圓滿近一些。
不管我需要走多久...
我哭哭笑笑的走著。
希望我從遺憾走到圓滿的那一天,會到來。

 

雖然艱難,但我們必須慢慢理解一件事,過去的圓滿,已不可得。

而未來的圓滿,只要我們願意從遺憾的起點開始,一步步努力往前走,終將到來。

有些人很幸運,面對的是沒有遺憾、有時間說再見的死亡,但我們經歷的是特殊的情況,死亡來得太突然,我們有太多「來不及」的遺憾了,雖然我們有深深的遺憾,但是離開的毛孩子給我們一份很大的愛的禮物,只要我們學會從遺憾走向圓滿,這中間的收穫,將是一生受用。

 

接下來,我將會介紹我透過哪些方法,從遺憾一步步走向我現在擁有的「新的圓滿」。

這些過程,雖然每一步都走得不容易,卻是生命最真實的印記,都是屬於我的一部份。

 

最後分享一篇我在網路上看到的好文章:

面對寵物失落:

http://www.ym.edu.tw/ymnews/190/blog_hs.html

 

 

 

 

 

 

延伸閱讀:

 

 。Happy當天使,自我療癒之路-最愛的寵物突然過世怎麼辦?(序)

無法預測的貓血栓-生命中最漫長的15個小時,最痛的起點

如何面對寵物突然死亡的衝擊-給自己最多的溫柔、最大的耐性

對抗悲傷最好的方法,就是不抵抗

 

 

 -----------

 喜歡Susan寫的文章,就一起來臉書裡聊天吧! 

 

Sus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